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老运城的几处“政治地标”

来源:运城日报发布者:赵瞻国时间:2020-02-27

1940年老运城街景照片局部

小城运城,声望不小,历史上曾设镇建区,称县立市,当然还有盐运使司、巡盐察院、专员公署。今日,运城是盐湖区委、区政府的治所,又是运城市委、市政府的所在地。说道山西南部重镇运城的政务机关,有三处不能不提及,这就是老西街的河东道台衙门、老东街的巡盐察院、老阜巷的河东盐务稽核分所。这几处一度成为老运城的政治地标。

运城西大街,是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后市区最繁华的街道。这是因为,自元代新建盐务专城,直至民国年间,这里是重要的国家盐务管理机构盐运使司、河东道台治所,也曾是历史上晋南地区最高的行政、盐务以及军事、警务机构驻地。元代建起新城后,河东盐务管理机构盐运使司便由解州迁来。盐运使司也称运司署,因而这座盐务专城便称运使司城,又称运司城,后就简称为运城了。明清两代,运城盐运使司的隶属机构运同署、运判署、经历司署、知事署、库大使署、运阜仓等,都驻于此。

秦始置河东郡,运城之地古属河东,故运城又称河东。清时,运城西大街的盐务机构改称河东道,全称为河东兵备盐法道。因为是河东道的驻守办公官署,也称河东道台衙门。河东道台衙门,曾管辖平阳府(今临汾)、蒲州府两府,霍州、隰州、绛州、解州四州。当年河东道台衙门驻地面积很大,约占据西大街北面的半条街。西街中部有条南北巷,是道台衙门的西边界,故叫衙墙巷。西街还有西关、柴市巷等与道台衙门有关的旧址。

运城老西街的河东兵备盐法道,是一个集行政、卫戍、缉私、征稽于一体的特殊的多功能政务机构,2004年被公布为运城市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现仅存道台衙门谯楼(通惠楼)和大堂。辛亥革命中,河东党人景梅九、温寿泉、景耀月、五用宾、李岐山、张士秀、郭朗卿等带领山西民军,与陕西民军合力光复运城,在这里成立中华民国河东晋军政分府。分府机构和晋陕民军领导人员进驻西街河东道和东街察院,运城成为当时山西辛亥革命政权在晋南的重要基地。1912年1月,景梅九、李岐山等在运城西关搭台召集群众大会,庆祝中华民国及河东晋军政分府成立,连演几天大戏,在京进宫演出曾得慈禧太后黄马褂赏赐的河东蒲州梆子名伶郭宝臣等前来登台献艺,盛极一时。袁世凯窃取辛亥革命成果,复辟称帝后,河东革命党人以运城为据点,屯军练兵,坚持护国反袁斗争。袁世凯与阎锡山相勾结,从河南调集兵力合击运城,扣捕了李岐山、张士秀押送北京陆军监狱。这就是震惊全国的“河东李张案”。袁世凯随后于1912年7月撤销了河东晋军政分府。后这里成为蒋阎政权机关。

1938年3月,日寇侵占运城,河东道衙门遭受战火摧残。1939年4月,日军在西街老衙门置河东道,领安邑、解县等23县,成为日军驻地和医院。1947年12月28日运城解放,这座饱经沧桑的老建筑终于回到人民手中。1948年,太岳三专署建立的政人医院进驻。新中国成立后,成为运城人民医院、运城地区人民医院。

上世纪50年代,我在运城西街小学上学,学校就是占用河东道台衙门东边的一部分建校的。那时老道台衙门前还耸立着一座高大壮观的石基木构牌坊,牌坊两边木柱的石基础有一人高。据老人讲,牌坊前面还有铁旗杆,上有方斗。运城有大侠武功高手,黑夜能攀上旗杆,在方斗中休息。我们上学时铁旗杆已经没有了。牌坊后面(北面)是一座砖木结构城楼,长大后才知道叫通惠楼,也称谯楼。医院在楼上房间搞卫生展览,我们学生上去参观过,有各种畸形胎和疾病样本等。穿过通惠楼门洞,就是医院门诊前的小广场,有收费挂号窗口等。进入门诊区,是日军占领时修建的回廊形套院式各科科室和住院病房。在医院北部,有一座比较大的古式建筑,就是河东道台的大堂。大堂被改造成医院礼堂,后又分割成透视、影像等医疗诊治科室。儿时我们放学后,就在道台衙门前爬上牌坊,或是跑进医院玩耍。我们教室窗户外,就是医院科室病房,能看见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匆匆来往。我们隔着窗户会向他们讨要一些小药瓶和药品空盒玩。

上世纪60年代,运城红旗街开通后,运城医院的大门才由西大街老道台衙门转到红旗西街现在的位置。河东道台衙门的繁盛景象,渐渐隐没到历史烟云中。

最近几年,运城市政府将道台衙门的通惠楼、大堂收回,进行修复保护。通惠楼经修复焕发青春,楼上匾额新题为“盐运使司”。

数百年来,运城西大街满是盐店商铺和盐商大贾的深宅大院。西关是盐运马车必经之地,也是盐商交易市场,有车马大店、饭馆旅社、油坊、粉坊等各种商铺,很是繁华。运城最早的戏园,也在西大街中部路北,是城市文化和民众娱乐中心。我和小伙伴下学后,常来这里蹭“尾巴戏”。那时没有电,也没有扩音设备,戏院内是木条长椅,舞台上挂的汽灯,设施简陋。戏园后边有卖瓜子花生糖果的小摊,点的是昏暗的煤油灯。上世纪60年代,戏园才搬迁到北大街,变成今天的盐湖会堂,发展成为灯光辉煌、设施先进的戏曲文艺演出和会议中心了。

运城东大街的巡盐察院,是明代建造的盐务监察机关,成为运城的另一处政务中心。察院大门前东起羊市巷,西至钟楼底下,这一大片区域叫院门前,是老运城的另一处商业区。这里是市民生产生活的集聚地,有商铺、饭馆,隔成一间间的铺板门店,因而称东市场或东饭场。察院北边有条巷(今盐湖区政务服务中心旁边),就叫院背后。察院东部,解放后成为与老察院职能有关的运城盐化局驻地。辛亥革命时期,前来配合山西民军光复运城的陕西民军和将领井勿幕、陈树藩等,就驻扎在察院。民国时期,是蒋阎地方政府所在地。解放战争中,这里先后是阎锡山的十五、十四专署及卫戍司令部。嘉康杰先烈就曾被关押在里面。运城解放后,这里成为新生的人民政权机关,运城市政府、运城镇政府在此办公。1955年安邑县委、县政府迁来运城后,这里又成为运城县、运城市、盐湖区政府所在地。“文革”时的运城县革委会和核心小组都驻此地。1975年,我从公社调回县上,在这里工作数年,看到过嘉康杰同志的监房旧址,门上木牌写有嘉康杰被关押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为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察院旧址进行了翻新改造,建起六层新式办公大楼,旧貌换新颜。盐湖区委、区政府发扬革命传统,不忘初心使命,2019年在办公主楼辟建了一处党史和人民政府纪念展览室,又在大院后面新建了嘉康杰纪念馆,通过照片、图表、影视和实物,反映了运城70余年人民政权建设的历程和成就,再现了盐湖大地的沧桑巨变。

饱经历史风云的河东盐务稽核分所,位于运城老阜巷,是上世纪初期英国人建的。1840年后东洋西洋列强入侵,掀起瓜分中国的狂潮。1900年八国联军打进北京,迫使清政府签订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清政府为赔偿列强巨款,以全国的海关税和盐税作为抵押,其中就将运城盐池盐税押给了英国。清光绪三十四年(公元1908年),运城盐税年增至113万两白银,分摊偿还清政府白银32.2万两,即运城每年盐税的近1/3流入外国资本魔掌。1913年,袁世凯为复辟称帝,对抗南方革命势力,与英、日、德、法、俄五国签订“善后借款”条约,再次将运城盐池盐税抵押给英国,在运城阜巷建起河东盐务稽核分所,留下了两座西式“洋楼”,成为帝国主义侵略中华的实证。仅1914年至1919年,运城盐税上交五国列强银行团1758万余元,占盐税总额的94.9%。日军侵占运城盘踞在此,大肆搜刮抢掠盐池等资源,这里成为日本宪兵司令部。据盐湖区退休的老干部回忆,日军在河东盐务稽核分所旧址内,也曾建起两座东洋“洋楼”。积贫积弱的中国,苦难深重的家乡,曾经遭受了东洋西洋帝国主义的侵略凌辱。抗战胜利后,这里变成国民党运城市党部。1947年年底运城解放,这里成为中共运城地委、行署驻地。1954年,运城和临汾合并为晋南专区,这里成为中共运城县委所在地。“文革”期间,我作为插队知青代表,曾在里面会议室参加知青会议。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运城县委迁入解放路现址,我在里面工作10多年。1970年,运城地委和运城专署成立,开始在运城老城外东北部新建地委、行署和隶属机关,这里改成运城地区招待所,两座东洋“洋楼”被拆除。2000年,运城市委和运城市政府成立,运城地区招待所转身成为今日的红旗街运城宾馆。

历经40余年的建设,在宽阔美丽的河东大街中段,运城市委、运城市人大、运城市政府、运城市政协的高层现代化办公主楼拔地而起,雄伟壮观,连同旁边开放大气的南风广场,这里成为新时代大运城的市区中心,呈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和建设事业的生机活力。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无码黑丝袜